更容易受到患者青睐

2021-02-19 13:14

创办南京明基医院的台湾明基友达集团董事长李焜耀表示,很希望利用大陆现有的公立医院人才组建医师队伍,“可是这很难,某些体制问题限制了公立医院人员的流动。我们希望中国的医师多点执业政策可以早点落实。”

今年7月25日,该医院被纳入医保,随即调整了收费系统和标准。对于综合医保患者,该院5名内地医生全部按照深圳二级医院标准收取诊金,一名被纳入医保的外籍医生看病还需自费支付150元的特殊专家服务费;其他外籍医生和自费病人则沿袭原有收费模式。

德国阿特蒙集团创始人赖纳表示,根据《外国医师来华短期行医暂行管理办法》,外籍医师在华只能从事不超过一年期限的临床诊断和治疗业务活动。注册期满需要延期的,必须重新办理注册。这对医护人员的聘用将是一大考验。

国家卫生计生委、商务部近日发出通知,允许境外投资者通过新设或并购的方式在北京市、天津市、上海市、江苏省、福建省、广东省、海南省设立外资独资医院。

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院长、中国医疗保险研究会副会长梁鸿说,外商独资医疗机构实施市场化定价,应大力发展商业健康保险,减轻基本医保和个人支付压力。

未被纳入医保,是禾新医院门诊量不高的重要原因。院长张焕祯介绍,该院每天可接诊800至1000人,然而实际日接诊量仅三四百人。

2002年创建的上海禾新医院是所著名的“洋医院”。一位上海市民说,禾新医院就诊环境和服务态度都很好,但是看病不能医保报销,“那里更适合有钱人看病。”

北京大学中国卫生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孟庆跃建议,简化国外医师执业手续,如在北京国际医疗服务区内执业的外国医生采取备案制。

被纳入医保的“洋医院”,更容易受到患者青睐。由香港知名眼科医生林顺潮创立的深圳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,自去年3月开业以来,一直将挂号费、诊疗费、基本检查费等打包收费,内地医生门诊打包收取150元一次,外籍医生分别为300元、500元和800元一次,不少患者觉得有点贵。

“洋医院”能否在中国顺利地生根开花?能否推进优质医疗资源的“蛋糕”做大?能否成为一条“鲇鱼”,刺激公立医院加快革新的步伐? 业界人士表示,外资独资医院最难跨过的坎儿,是医保、人才以及药品设备等三大难题。